夕绵Akira

我4夕绵🍅。

主刀剑乱舞🙌🙌

啥都不会,没屁放了。

是短篇小甜饼!

part1:赤骥×伏特加

“喂,我说,没这么沮丧吧,喂!”后一步回到宿舍的赤骥,看到了伏特加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把脸埋在了枕头里无精打采的样子,便走到伏特加床头抬高音调训斥。

伏特加已经有一阵子没理睬赤骥了。平日里就将对方视为强敌的两人,在下午的樱花赏中决出了的胜负。还是春天,正是长身体的季节,可伏特加阴沉着脸径直回到了宿舍,一直与她同桌用餐的赤骥一时间不知所措,匆忙打了两份定食跟着回到了宿舍。

“你是知道的吧,赛场上是没有谦让的道理的呀,哪怕是遇到你……嘛,倒不如说遇到你才不能让步……喂!”赤骥把餐盘放下,随便找了了舒服的姿势在伏特加床上坐下,伸出两根手指去掐伏特加的手臂。按道理说赤骥平时这么做早就被伏特加反挠一脸了,而此时的伏特加只回应了她一串鼻音。

“……。”

“给我起来啦!总是沮丧干什么!”赤骥伸手便去扯埋住伏特加脸的枕头,试图让她好好地抬头看着自己。“要赢过我就把饭吃了!现在不长身体哪里赢得我啊喂,这种状态的伏特加其实超弱吧,我们是对手不是吗!就这么轻易让我占便宜,”赤骥终于夺过了那个枕头,但伏特加还是没有抬起头来,“你真的甘心吗!”

“我说……”混杂在伏特加鼻音里的是断断续续的单词,“谢谢啦……”

“啥?”

“谢……谢!别让我说第二次啦!把我当作小孩子一样教育,你存心的吧喂!”用袖子使劲儿抹了一把眼角,伏特加从床上跃起,伸出手指就去挠赤骥的脸,随后一把抓住筷子迅速将赤骥碗中的炸肉饼夹进自己碗里,“既然你叫我长身体——那我就不客气了!”

“什么?!吃你自己的去啊!给我放下!”赤骥一回神也从床上蹦哒起来用手肘扣住伏特加的脖子,“真是的,我白关心你了!”

“结果,伏特加(赤骥),你还是老样子嘛!!!!!”

校园paro-细川的场合(短打叭)

#大概会是单元剧(。)

今年国中二年级的歌仙兼定真是操碎了心。他有没有和同学友好相处呢,有没有注重礼仪保持文雅呢,自己为他做的零食小点心是否合还他口味呢……诸如此类。

不过并没有什么需要他的操心的情况,因为他操心的对象是小学部的小夜左文字。无论怎样把“复仇”二字放在嘴边,小夜依然是非常冷静沉着的。其实倒不如说是小夜在单方面地为歌仙兼定操心——

“歌仙君,是不是你对数学老师又有什么意见?”又一次,歌仙兼定被叫去了办公室,带着他那张惨不忍睹的数学试卷,面对数学老师无奈的脸。“这样下去就算你文科成绩年纪顶尖也没用哦?”

“——老师,现在社会这么发达,电子计算早已经成为了主流,所谓人类啊就是要完成机器完成不了的事情嘛例如作诗写文章,机器怎么可能胜任如此风雅又伟大的创新实践啊balabala……所以综上所述数学差是有我的理由的哦。”要换作以往,歌仙兼定可能就这么说以驳得老师哑口无言了,但今天可不一样。

因为老师学乖了。约谈歌仙兼定之前先联系了小学部,把小夜左文字借了出来,往办公室里一放。

“……歌仙。”当歌仙兼定拿着大半张纸都写着打油诗的数学试卷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小夜左文字瞬间就明白了。他站起来抓住歌仙的手,领着原本不愿迈步的歌仙兼定走到老师面前,鞠躬,认错,分析自己的问题,一气呵成。

“我家的歌仙兼定给您添麻烦了。”小夜左文字简短地结尾。而一旁的歌仙兼定,则以“不能坏了我是小夜亦父亦兄的亲人的形象”这样的理由矜持到了最后。

回家的一路上,牵着歌仙的手,小夜满脑子都是“歌仙在我不在的时候会不会去找数学老师麻烦”“歌仙有没有和班上同学好好相处有没有太任性”“啊今天学校的午餐套餐里似乎有放洋酱油……”,这样令他无比操心的问题,一旁歌仙辩解自己成绩的长篇大论他可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所以说,是谁操心谁啊(笑)。

#关于突然变大的花花🌸🌸🌸

恋上。

#可以说是恋上歌仙的缘由。主歌仙,女友粉专供
#第一人称,请自觉代入。
#短小

殊不知缘由为何,是否只是因一厢情愿,我恋上了歌仙兼定。

说来也怪,恋上自己的所有物,竟是这么的理所当然。平淡无奇的日常里每每回到本丸,绕过廊角,不知从何时起,心中升腾出了莫名的渴望,那渴望便是想装作不经意地于那片紫霞相遇。

没错,他就是那片足以遮覆我心的紫色霞光。

我开始创造能与他有些许交集的机会。无论是刻意选择路线行至马厩门前偏头悄视,细细欣赏有些许不快的他脸上浅浅的阴云;或是孩子似地捧着瓷碗,蹦进厨房轻轻敲响等待着他那一声无奈的笑。这样一来,谁才是所有物呢?倒不如说我的心早已不是自己的所有物咯。

他常负伤归来。等待手入途中,观其伤势触目惊心,我常别过头去不忍再看。但那有些凶狠的眼神,和从他刃口中得知的他那凶残无比的刀法与近乎粗俗的话语,竟让我忍不住发了笑。

“露齿的笑甚是不雅哦?”他回头,语气里带着疑问。

什么嘛。还真是在奇怪的方面有着不一样的可爱呢?我随他一同进入手入室,索性纵胆躺入他怀,仗着身为他主赖着不愿走。也许是触疼了他,一声轻怨入耳,而后竟再无声息。将疑偏头,他脸映着暖黄灯光,嘴边勾起无可奈何的笑:

“……很痛哦。”他说。

而后不久,我将一个小小的金色御守置于他枕边。平淡无奇的日子里特别的他……我想我已无可救药地恋上了他。





.躺进怀里蹭蹭是群里的梗!!!!昨天吧讨论了钻进歌仙怀里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好危险!脑袋37hit)

是一个瞎涂的原创短刀仙仙!服装配色参考原作——

第二次尝试水彩……大概是暗堕(鬼化)的前田?充满了ooc啊……

【情人节贺文】整个世界,仅你我两人

BBC福华向
#是小甜饼!!!!!
#短

对于侦探来说,侦破案件几乎是生活的全部。无论何日皆无例外,221B的大门落响最终隔绝了外界玫瑰颜色的浪漫氛围,同时也断绝了来自世间暗处追随而来的死亡气息

“Well,今天也不得安宁……”John喘着粗气跌进沙发,扯过白日里因匆忙出门未及浏览的报纸。

“虽然我不认为今天是什么值得特别庆祝的日子,简单统计就能知道恶性犯罪多发生于夜晚,”Sherlock端着红茶递过,顺手打开John的电脑点开博客,屏幕上瞬间被私信红点填满,“无谓的庆祝。”

John白了一眼Sherlock,凑到他跟前翻看桌上堆成小山的礼盒,拿起一张又一张签着“To Sherlock Holmes”的小卡片,嘴角忍不住上扬。

“……Well,我们的私家侦探已经不怎么‘私家’了。看看,都是你的Fans……”

“这里有一个盒子是你的。”Sherlock头也没抬,随手一指。

“?”

果不其然,顺着Sherlock的手指,John找到了一个签着“To John”的,貌不齐扬只是朴素干练的盒子。

“这个盒子的署名没有写姓,Well,基本上是和你很熟悉的人,若是慕名而来的粉丝想必会认真地签上完整姓名,”Sherlock自顾自打量着盒子,当John遇到令人思索不清的事情时就由Sherlock帮助他解决,这似乎已经成了两人间约定好的顺序。Sherlock抽动鼻翼,“玫瑰。香味浓郁,已经采摘下来许久花朵完全绽放时才会散发出浓郁的香味。盒子底角湿润,估计是包裹了浸湿的报纸或其他东西用以保鲜,obviously。主人提前准备了花朵,却因为突有急事未得及时送出只得临时采取保鲜措施,时间紧迫到连将花插入水中这样更为体面的保鲜方式都无法……”

“Sherlock。”John出言打断,手里是破碎的包装纸和一张盒内的卡片。果不其然,盒里垫着湿润的报纸,与其灰暗色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支尚还娇艳欲滴的玫瑰。而躺在一旁的小卡片上,用John熟悉的字迹签着“Your,SH.”

“Well,是你太心急了。没听我说完,”Sherlock双手搭上John的双肩让他看向自己,“情人节快乐,John。”

“今天,就在这里,世界仅你我两人,而你我两人,将一起对抗整个世界。”

——————————
送两支玫瑰的寓意是世界中只有我俩!(来自百度)
是末班车,总算是在今天结束之前写完了……
写小甜饼真是幸福呀👌👌

#占tag
是摸鱼而已!!!!指绘!!!刚补完手痒痒🏃🏃🏃

是指绘。没主题,,,,就不懂自己在画什么

【福华】答案。

#BBC神夏设
#是短打。甜饼

221B,贝克街。

……“侦探和他的PA——同事或是伴侣?”“私人侦探组合的背后种种”……John抬手揉按太阳穴,没好气地将报纸摔在茶几上。媒体的关注点总是莫名其妙,绯闻风向转来转去没准哪天就会对准自己。

不过这些问题John自己也没办法给出答案。

“昔日军人与古怪侦探……”又是一张,John并没有读完便猛地站起,

“Sherlock。”

“……?”实验中的侦探头也没抬,回以一声鼻音。

“我想我们有必要给媒体一个确切的答案,Sherlock。老天,铺天盖地的绯闻有损我们的……”

“媒体炒绯闻只是为了满足某些闲得实在没事做的人群的需求,你我都深知其中答案没必要浪费仅有的时间纠结。”Sherlock直截了当地打断,眼睛未曾离开显微镜一刻,“我建议你直接忽视掉这些内容,看报依旧对你全面了解外界有利,Well,也对你编写博客有利,媒体会深刻地教你如何迎合读者的口味。”

John被驳得哑口无言,没好气地拨开实验台上杂乱的书籍,单手支撑俯下身子凑近Sherlock,“听着,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答案,而且总是被镜头注视着的感觉不会很好,至少对我来说如此。或许哪天忘关窗帘明天就上头条了……唔?!”

一个轻吻落下,濡湿嘴唇的触感瞬间将一切疑问终结。

“这就是答案。”Sherlock扭头继续进行实验,

“而且,你刚才没拉窗帘。”